组织机构
通知公告
邛崃:“一核”铸魂“三优”赋能 探索乡村集中居住区治理新路径
摘 要:

去年以来,四川省成都市邛崃市注重“突出实效改进乡村治理”,先易后难、分步推进乡村集中居住区治理,建立“一月一主题攻坚、一月一常委会调度”机制,探索形成“一核三优”乡村集中居住区治理新路径,推动集中居住区由政府主导的运动式治理向居民主体的常态化自治转变,切实提升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点线面”强核心 建强集中居住区领导力量

邛崃市聚焦党员户籍地、居住地分离的特征,规范村(社区)党组织下的集中居住区党组织设置,进一步发挥党组织、党员“双带头”作用,为居民自治提供组织保障和模范引领。“两建两管”扩覆盖面,按照本村本组单独建、跨镇跨村挂靠建、治理相融联合建的原则,在99个集中居住区单建党组织,136个集中居住区联建51个党组织,为6个确无党员无法建组织的集中居住区选派党建指导员,实现党的组织和工作全覆盖,确保“居住型流入党员”服从“双重管理”。“微网实格”延治理线,以楼栋、院落、组团为单位合理划分微网格,开展微网格党建“五个一”专项行动(1张住户台账、1个党小组、1名微网格长、1个微信群、1张互助单),按照就邻就亲原则推动骨干党员联户,广泛收集治理“金点子”,解决居民“身边事”。“双诺双评”树示范点,3500余名小区党组织班子成员和党员双向亮承诺、受评议,成立党员志愿服务队241支,带动1.69万余名居民、志愿者开展“六乱”行为、“四脏”现象清理等活动780余次。

“约责奖”优机制 夯实集中居住区自治活力

邛崃市241个集中居住区共安置5.07万户、16.48万人,大部分属跨村混居,通过强化居民主体作用发挥,切实凝聚“自己的家园自己管”的思想共识和行动自觉,解决居民融入感不强、参与热情不高等问题。完善治理公约,动员“四长五老”、居民代表等群体,组织召开网格议事会、院坝会等620余次,5700余名居民代表参与公约讨论,全覆盖修订完善公约内容并发挥实效,营造“居民公约我制定、居民公约我遵守”的良好氛围。划定责任分区,设立院落长、楼栋长、单元长“三长”589个,以院落、楼栋、单元为单位广泛开展居民自治,落实“四包”工作责任(包政策宣讲、包环境卫生、包纠纷化解、包安全秩序),带动居民自主管理责任区,变“要我治理”为“我要治理”。探索积分管理,建立居民参与集中居住区公共事务积分激励制度,依据评价类别、服务时长、参与频次等设置积分规则,开展“最美庭院”等评比活动,居民主动认领微田园,编制竹篱笆,种植菜蔬果,营造“菜地田园皆风景”的微美场景。

“专兼合”优管理 提升集中居住区治理水平

邛崃市综合考量建筑形态、修建年份、经济基础等因素,结合居民意愿实行自管、带管、托管三类管理方式,在符合条件的5个集中居住区推行信托制物业管理模式,组建68个业委会、227个自管委,发挥自主治理、协调监督作用,健全完善集中居住区物业(管理)费收支公开透明机制。偏远区域自管,在192个地理位置偏远的集中居住区实行自治管理,坚持民主协商、共议共决的原则,由自管委组织片区管理员和居民代表,制定自管章程、优化议事机制、商议区规楼约,推动集中居住区事务共商、公区共管、纠纷共调。城镇周边带管,在位于城镇周边、基础条件较好的36个集中居住区引入专业物业企业,按一定标准收取服务费,鼓励物业企业连片化承接服务,物业企业与自治组织共商疑难问题、共同监督费用收支,目前物业费缴纳率达88.14%。社区牵头托管,在13个交房时间较长、矛盾纠纷复杂、居住人员背景多元的集中居住区实行托管,镇街村社牵头负责制定管理标准、管理公约,居民群众具体负责门前屋后公共区域卫生清扫和维护,实现分工协作、效能倍增。

“补提减”优服务 彰显集中居住区宜居特质

邛崃市针对部分集中居住区修建年代久远、遗留问题较多的情况,通过补短板、强弱项、防风险,大力提升居住品质。补齐基础短板,以解决居民“急难愁盼”的身边事为出发点,加强集中居住区供水供电基础设施的检修维护,增加机动车停车泊位2.28万个,规范设置非机动车停车棚80余座、充电装置912个;培育扶持本土社会组织邛崃市雄鹰救援中心,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应急演练146场,提升开敞式集中居住区应急处置能力。提振发展动力,改变传统以租赁租金为主的模式,借助龙头企业、技术人才、乡建能人等群体资源,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合作社资源入股+专业人才技术入股”“合作社+农户”等形式,以产业发展为核心发展集体经济,实现13个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达20万元以上,带动居民致富增收,推动反哺集中居住区治理。化解矛盾纠纷,聚焦矛盾纠纷及突出信访问题,健全集中居住区矛盾纠纷流程体系,细化制定突出信访、历史遗留、重大风险“三张清单”,组建73支矛盾纠纷调解队伍,运用民主协商“九步议事规则”,妥善解决卫生整治、乱停乱放等问题800余个。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