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
通知公告
青白江区:社区治理绘就国际化社区新图景
摘 要:

“邻里节”作为青白江区委社治委首个联合街道社区共同打造的社区营造试点项目,通过活动搭建参与式、互动式、沉浸式邻里分享平台,于每月的第一个周末定期举办。

青白江‘邻里节’作为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现实需求的有效‘纽带’,正是青白江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基层和社区治理的系列决策部署精神,以不断满足市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出发点,创新社区发展治理方式的一个缩影。

2017年9月,成都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大会召开,社区发展治理工作在青白江区全面铺开。青白江区坚持党建引领分类施策、聚焦“五大行动”、以社区治理助推乡村振兴,两年间,新的发展理念在青白江124个社区落地生根,初步实现了“城市有变化,市民有感受、社会有认同”的预定目标。


发挥党建引领“主心骨”作用

 

社区治理涉及到城市各个角落,关系到社区干部、群众、社会组织一干人等,如何运用绣花功夫,激发各方激情,集结各种力量?这是摆在青白江乃至全成都各级党委政府面前的第一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加强基层党的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作为贯穿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的一条红线,增强基层组织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我们党在基层拥有无与伦比的组织优势和政治优势。只有发挥党建引领的作用,建立多方参与、共同发力的平台机制,才能激发社区党员群众和社会组织的内在活力,破解社区治理中的矛盾难题。

目前,青白江已建设“一带一路”党建示范区,打造“光明到家”等社区党建品牌55个;推动党委建在社区、支部建在小区、小组建在楼栋、党员对应单元,组建小区党组织133个网格党支部349个院落党支部155个

在大弯街道化工路社区,每月为社区60岁以上老人举办的集体生日会,已经成了这个社区居民每个月最期待的日子。而举办生日会的资金从哪儿来?化工路社区通过党组织带动,发动社区范围内的商家、民营企业,募集资金,成立社区“微基金”,目前,已募集资金十万余元,不仅用于集体生日会,还用于“爱心义剪”等其他公益活动。

有效治理让社区工作推动有力。小区推进老旧雨棚改造,有的居民开始不愿意。“在社区干部和党员多次动员下,大家渐渐从不愿改到自愿改。”社区党委书记钟会萍说。

                                              党组织带动社区有效治理的良好局面不止在化工路社区呈现。

 

在大同镇,当地选派11名优秀年轻干部挂任村(社区)党组织“第一书记”和委员,为社区发展治理充实了年轻力量。

在大同镇一心社区,一边是老旧小区,由于建设年代久远、年久失修等原因,设施老化、配套不足、环境脏乱差;一边是新开发的商住小区,有绿化、有服务配套、有专业的物管公司,但公共服务和活动空间受限,不能满足居民更高层次的需求。横亘在两个小区之间的一堵墙,隔开了两个小区的资源整合、空间共享和居民来往。为此,社区通过走访发现,两个小区居民有不同需求,但方向是一致的。于是,启动一户三票工作机制,问需于民、问计于民,成功打掉了横亘在两个小区之间的这堵墙,实现了停车位、公共空间的共享,也增进了两个小区居民之间的融合。

而该镇的新峰社区则以党建为核心,探索建立了一套“C·E·O”发展治理模式,引导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决策和社区资源整合利用,通过市场资源和社会资源的深度链接,打造全区最大的社区服务综合体,实现传统安置社区到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的华丽转身。

在弥牟镇白马村,村上以院落为基本单位,建立网格党员分片包干责任制,划定党员责任区、确立党员帮扶户、设立党员示范户,建立党员志愿者服务队,有效实现网格党员对院落的管理和服务。

                                                            社区治理分类施策

 

2017年9月,成都出台《关于深入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的意见》,提出成都将在未来3到5年建设品质、活力、美丽、人文、和谐五大社区,对棚户区、城中村、老旧院落提出了一系列治理举措。

近年来,随着发展带来的人口和资源流动加速,青白江社区布局和人口规模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社区形态参差不齐,有以凤凰新城片区为代表的商业楼盘小区,也有以攀成钢、川化厂区周边职工家属小区为代表的老旧城区社区。“在‘五大社区’的基础上,我们仔细研究了青白江自身情况,将青白江124个社区分为城市新建社区、城市老旧社区、拆迁安置社区、农村新型社区、农村散居院落社区五类,根据这五类社区的不同特点,实施分类治理精准施策。”青白江区委社治委常务副主任吴德祥说。

 

如何因时因地制宜分类施策,青白江的做法是:城市新建社区突出公共服务与建设同步进行;城市老旧社区注重改造基础设施,促进社区形态业态文态改变,从而改变群众心态;拆迁安置社区以一个或多个村拆迁安置而成,各种情况复杂,更要注重管理民主化,服务精准化、群众市民化、筹资多元化;农村新型社区则关注产业培育和村民就业问题;散居农村院落,则通过成立合作社等方式,发展特色产业。五类社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应对,分类精准施策,从而达到社区治理有的放矢各个击破的成效。

青白江是国家“一五”时期规划建设的西南第一个工业区,攀成钢、川化两个老厂区占据着老城区面积的二分之一以上。今天许多老工业基地生活区、老旧院落、城中村、棚户区正需改造。这些老旧院落承载了关于青白江深厚的工业记忆。“这部分历史不能忘,因此,在社区治理中,我们注重对人文历史的挖掘和保护,进而有机更新改造。”吴德祥说。

目前,青白江已统筹推进494个“五大行动”项目,拆除棚户区48万平方米、城中村140万平方米、改造老旧院落12.8万平方米,老工业基地生活区“三供一业”改造12973户,生活区迎来“企管—弃管—齐管”嬗变。另外,青白江区还整治背街小巷118条,建设“两拆一增”及小游园微绿地145个、城乡绿道130公里,社区面貌焕然一新。

为了提升小区治安环境,去年,大同镇凤祥社区联合一家科技公司自主开发智能小区管理系统,在小区各进出口设置人像自动识别系统,对业主自动开门放行,外来人员须用身份证登记才能进入。辖区内所有70岁以上老人及失独、独居、残疾等特殊老年群体,则免费发放电子手环并与老人脸部识别绑定,一旦老人两天未在小区内出现,手环将预警提示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查看老人的安全情况……

“大同凤祥社区引入智慧化人脸识别、车牌识别系统,居民对小区治理的获得感、满意度大幅提升。”吴德祥介绍道。

今年初,青白江区从香港引入“OSM现场管理”系统,让全区三个乡镇的15个社区焕发了新颜——通过微改造,对社区空间区域和配套设备进行合理配置,强化了社区服务能力,进一步实现了基层精细化管理。

  社区治理与乡村振兴同频共振

  “社区治理不能光有治理,更需要发展。发展和治理应该是两轮驱动的关系。”青白江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社治委主任钟科认为。在青白江,尤其是农村新型社区,农民离开土地之后如何发展,是一个具体而长远的问题。

福洪镇杏花村因规模种植“福洪杏”而得名,是四川省十大赏花旅游目的地之一。但谁能想到,2004年,该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仅800元。

如今的杏花村正在由单一赏花经济向全产业链转变。在这过程中,农民虽然离开了土地,但增加了财富。当地通过招商引资,吸引企业入驻,促使农民由单一的“打工收入”或“种地收入”转化为“土地流转收入+打工收入”双重收入,直接促进农民增收。当地还针对性的吸纳“技能型、致富型”党员,传授实用技能,村民的就业能力不断提高。2018年杏花村人均收入达到24000余元。

“村里的环境变美了,村民的腰包也鼓了。”杏花村党支部书记兰向华说,“经过两年多社治工作的探索,杏花村正通过植绿树、壮产业、兴旅游建设花园式美丽乡村。”

据介绍,依托独特的生态优势和良好的区位优势,杏花村深入推动一三产业融合,农旅融合发展,产村相融的旅游度假村落已具备雏形。

同样在福洪镇,先锋村立足农村丘区实际,将社区发展治理与推进乡村振兴有机融合,大力发展农业产业,通过成立合作社,实施规模经营,创新运营方式,盘活闲置资产,延伸产业链条,特别是发挥来村“新村民”、回村能人的作用,带领村民增收致富,激发了农村活力,增加了经济效益,居民富裕了,心气顺了,村风民风也得到了极大转变,从而有力地助推了社区有效治理。


杏花村和先锋村,只是青白江区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与乡村振兴同频共振的一个缩影。


两年来,青白江区实施城乡发展治理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激发农业农村发展活力,持续推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繁荣。2018年完成农业增加值16.68亿元,同比增长3.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56元,同比增长8.4%;农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8.3亿元,同比增长12.16%。

着力助推“陆海联运枢纽,国际化青白江”建设,青白江区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正步履矫健,身姿昂扬。

 

 

网站导航